见证爱情的一枚徽章

2013年11月30日

 

对于亨利·休伊特而言,那枚圣女玛丽徽章是他跟珍爱的女人塞西尔·斯奇洛本之间割不断的联系,这位美联社著名的摄影记者不是把它放在口袋里,便是挂在脖子上。亨利·休伊特要奔赴越南战场采访那天,塞西尔把它放入他的手中,说:“见到它就是见到我了。”

在一次执行任务时,亨利·休伊特乘坐的军用直升机在老挝边境被击中,他不幸遇难。那枚象一分硬币一样大小的徽章消失在飞机坠落的竹林里,一躺就躺了差不多三十年。辗转了一段长长的时空旅程,徽章又回到了塞西尔的手中,它的秘密随着一沓消失的信件的重现而水落石出。

他 们的故事开始于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外面,当时塞西尔手里拿着一个准备给她自己当午餐的苹果,正要咬第一口,休伊特就来到她的面前,说:“苹果当午餐可不合 适。”他建议去吃牡蛎,那是他的家乡法国布列塔尼岩石海岸盛产的海鲜。这个瘦削的男人脸上那淘气的笑带着不可抗拒的魅力,他们一起吃了午餐,美国风味的牡 蛎。不久,塞西尔这位法新社的员工和年龄大她一倍的美联社摄影记者休伊特结婚了。当时,他在美联社总部,在越南战场上受的腿伤刚刚痊愈。她是法新社的档案 员、接待员和普通信息员。他们一起飞往墨西哥度蜜月,休伊特对她百般呵护,还教她学摄影。

1968年,任务下来了,休伊特又被派去采访越南战争。他想带她到亚洲去,但不是正在激战的越南战场。分离的时候,她把那枚徽章交给他,那是她受洗礼时教母送给她的,天主教有这样的传统。

持续三年,他们互相通了数百封信。给他写的最后一封信是在半夜写的,她醒过来,突然感到有写信的“需要”,也许那一刻正是他去世的时候。1971210日,43岁的休伊特在采访切断越共供给线的美军时,军用直升机在越南与老挝边境坠落,同在飞机上的还有另外三名摄影记者——《生活》杂志的拉里·贝罗,合众国际社的肯特·波特,还有《新闻周刊》的一位日裔记者。

一束防空炮火的闪光闪过,直升机被击落了,上面四名美国摄影记者全部遇难,同时还有七名越南人,其中一名是军队摄影员。摄影设备、武器等东西全都落在老挝境内。那枚徽章也落在那里,徽章的一面是圣女玛丽,另一面刻着“塞西尔,生于1947616日”。

27年里,徽章一直静静地躺在老挝境内的那座山上。

1992年,美国开始恢复跟老挝、柬埔寨、越南三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外交关系,美国军方开始搜找当年失事飞机的残骸,1998年美联社西贡总编辑里查德·派尔和摄影记者霍斯特·法亚斯跟老挝当地政府的人员一起,找到了休伊特他们当年乘坐的飞机的残骸,照相机零件,损坏的手表,那枚徽章。

派尔觉得那枚徽章是休伊特的,因为上面刻的是法文。但是他从来没听休伊特提起过塞西尔,而且,搜寻美联社的档案照片也没有看到休伊特戴这个徽章的照片。

由于找不到确实的证据证明这个徽章的所属,它就暂时由美国军方保存。直到一个女人带着一沓神秘的信件出现。

来源:苍南县鑫源标牌厂
苍南县鑫源标牌厂
吴高卫
经营模式 :
生产厂家
所在地区 :
苍南县龙港镇海港路和宫后路口恒利新村3-3